弟弟小朋友送的石子,叠起来有种莫名安宁。

失语

不善言辞。却还想写点什么。情绪翻涌,一如既往的平静脸庞。不屑置辩,不愿自怜。于我而言,唯有音乐是永远的安慰,感谢所有音乐相关的工作者。

我说过再也不要任何麻醉,我将清醒地看我的世界。

island。

不如

近来梦境又丰富了起来,高傲不屑,亦或妄自菲薄,却没有好梦。于是勤切地醒来,早睡早起。也算是好事。不忍计时,又不忍颓废,不如再逼自己一把吧。

向来沉迷曲调:温柔的,冷漠的,张扬的,惋惜的,狂喜的,低迷的,现实的,安静的,不知所措的......总有些旋律耳熟能详却不敢再听:毕业前的缅怀,无望里的感伤,珍视前的忐忑........

总要等那么一段日子过了。才忍心再闻其中的音色纯良。无关往事,无关前程,无关不舍。

感谢那些歌那些歌手,那么多情绪,都大度包容了。还好,面对坎坷命运,面对无能为力,除了痛恨,除了沉默着埋头努力以外,还有这么个永远的安慰。愿我们都能扛下去。

几年前,问一个喜欢的很有情怀的老师为什么要在这里工作?自以为以她的家境和才华应当有很多的机会吧。她说,因为这里天空很蓝。 

如今,我也面临择业。听着许多人分析利弊,想赚钱的,想留在省会的,想拥有更好的转型机会,想进体制内。许多地方,依然像围城一样。有的人想进来,有的人想出去。省会也一样。

在雾霾天里过活了四年。不见星辰,不见云彩。今天天气很好,天空很蓝,和几年前我们对话的那个下午一样。和家乡每天的下午一样。想到了他们说的,你找不到一片净土的,哪里的黑暗都是一样的。依然有人行贿,依然有人走后门,依然有愤愤不平也无能为力的黑暗。

也许不存在理想的一片净土,但至少可以拥有一片干净的天空。想着昨夜的漫天星辰,突然想留下来。